内地各省收费公路日均进账至少1000万元

  • 近日,公路乱收费问题屡次被提及,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。交通运输部部长李盛霖也再三强调,交通部将继续进行收费公路专项清理工作,并指导各地尽快公布调查摸底结果,督促有关方面将各项整改措施落实到位。

    “乱收费”现象已是当前高速公路上一大“毒瘤”,不除不快。近日,公路乱收费问题屡次被提及,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。交通运输部部长李盛霖也再三强调,交通部将继续进行收费公路专项清理工作,并指导各地尽快公布调查摸底结果,督促有关方面将各项整改措施落实到位。

    交通部数据显示,去年6月20日开始的全国收费公路专项清理已经取得阶段性成效,全国共排查出771个需要整改的项目和问题当中,已有522个完成整改,还有249个问题正在逐步整改中。

    违规收费普遍

    2012年元旦开始,清理收费公路就进入“检查复核阶段”。10月14日,安徽省交通运输厅正式对外公告了40个主线收费站的信息公开表和站点分布图,成为全国最早公开收费公路摸底结果的省份。随后,贵州、辽宁、山东、上海、北京等省级政府公布调查摸底结果,从已公布的情况来看,各省(直辖市)收费公路日均进账至少1000多万元,每公里每年收费数百万元不等。

    “对于路桥每年收取的费用,其中一部分是用于高速管理公司的分配、设备运转、新路线项目的拓展等支出。”正略钧策管理咨询顾问肖华在接受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采访时表示。

    有消息称,由于公路、大桥乱收费问题严重,直接推高了我国流通领域的成本。数据显示,2010年,中国货物运输总量的75%是由公路承担的,过路过桥费占到了运输成本的20%至30%。

    国家审计署此前也发布报告显示,一些省市将收费多年、效益较好的公路“改头换面”,违规重新批准和计算收费期限。还有的地方政府将已偿清贷款的公路,卖给企业变成经营性公路,并且一再倒卖,结果是收费年限一再延长。更有部分地方政府并没有将收费公路收取的费用直接纳入财政收支,而是单独成立运营公司进行管理。此外,有关统计显示,2011年,我国19家上市路桥公司的净利润率最高达到59.66%,最低的也有19.87%,一般都在30%至40%之间,毛利率甚至高于堪称暴利的地产业。

    养路还是养人

    对此,外界普遍质疑,高速公路收取的过路费去向不明。根据2011年交通部公布的数据,2010年,安徽一年约收取了94亿元公路费,但用于还贷的只有不到54亿元;广西一年收费大约66亿元,用于还贷却只有30亿元左右。

    剩下的钱都去了哪里?国金证券交通运输研究员瞿永忠在接受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采访时直言,其中“管理成本”是很重要的一部分支出,但这部分支出却很不透明。外界有消息称,一些地区高速公路收费站工作人员的月薪达到8000元,年薪接近10万元,超过一二线城市居民人均收入水平。

    一个未经证实但流行的数字是,全球收费公路总长约14万公里,其中有10万公里在中国,占总公里数的70%。另一个来自审计署的数字是,2011年初,审计署审计18个省份收费公路时,发现违规设置的收费站158个,违规收费、通过提高收费标准多收费231亿元,而且有12个省份的35条公路收费期过长,收费高出投资成本数倍乃至10倍以上。

    此外,还有另一种声音称:表面看部分路桥收费是结束了,但给上市路桥公司的各种补贴费谁来出?取消收费之后,收费站工作人员的安置问题如何解决,这部分支出又由谁买单?最终或许还是落到百姓头上,正所谓“羊毛出在羊身上”。

    “建设高速公路所留下的巨额债务不是违规收费的真正原因。不少地方公路收费之所以周期长、取消难,归根结底在于许多依附在收费公路的大大小小的利益体系。所谓‘收费还贷’只是表面说辞,比如,有些地方政府长期债务不明,收费账目也不公开,还贷情况更是可疑,公路建设到底贷了多少款,还剩多少没还完,何时还完,公众根本没有知情权和路权。”瞿永忠如是说。

    何时不再收费

    上海商学院管理学院教授彭理正日前告诉《国际金融报》记者,当前,路桥收费的症结在于,地方政府的利益如何取舍,只要存在权力垄断,只要存在利益,撤销收费等举措都是治标不治本,起不了太大的作用。取消收费的结局无非是,要么不闻不问,要么变着法子再次收费。

    “短期内,在全国范围内实施免费通行,并不现实。”肖华告诉记者,由于各个省市的路段产权归属不同,造价也各有差异,对于那些负债沉重、造价成本高、管理体制落后的路段来说,取消收费带来的资金压力确实不小。此外,一条高速公路的养路维护费高达5%至10%,这部分支出若完全扔给政府承担,压力很大。而在交通运输部发言人何建中看来,世界上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免费公路,公路建设及养护资金都是通过收费或收税的方式来筹集。

    肖华告诉记者,近年来,外界对清理甚至取消高速公路收费的呼声越来越高,今年更甚,在收费公路改革体制难破、现实问题难以解决的情况下,节假日免收过路费这种“退而求其次”的做法是可行的。

    “不是每条高速公路都盈利。”肖华告诉记者。记者了解到,自1984年我国第一条收费高速公路——沪嘉高速建成通车后,“贷款修路,缴费还贷”的做法就一直沿袭至今。“如果高速公路不收费,只用地方政府财政的钱来建设公路,那么我国高速公路交通网络要落后数十年。”肖华说,外界普遍认为路桥上市公司的毛利率都很高,这种笼统的说法不客观。判断公司是否盈利,应该看它的净资产收益率,而不仅仅是毛利率。

    那么,一方面是上市路桥公司的高额利润,另一方面却是建设高速公路留下的高额负债,两者看似自相矛盾。据相关媒体报道,交通运输部官员表示,国家也想全部取消收费站,但是,全国收费公路累计投资总额为3.65万亿元,现在债务总余额还剩下2.32万亿元,财政拿不出2万多亿元归还投资。


    标签:内地各省收费公路日均进账至少1000万元
  • 我来说几句
  • 匿名发表     
  • 今日推荐
  • 物流招标
  • 更多>>
  • 外贸票单类
  • 更多>>
  • 国内展会
  • 更多>>
  • 国际快递
  • 更多>>